啃啃鸭脖

热衷骚话

【一药】独独

·非兄弟原设
·ooc,慎入
·不听逼逼





现在药研藤四郎有点头疼,他暗恋了很多年的对象正坐在他对面,滔滔不绝地演讲着记录下来可能会有几千字的小型论文。其中心思想为我喜欢你喜欢了这么多年你为什么就不看看我我一期一振这辈子就是赖上你药研藤四郎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还颇有气势地把酒瓶子一掼,表情就跟个小无赖一样地瞅着药研藤四郎。

这要是放在平时药研藤四郎可能会被惊得倒吸一口气,可是现在一期一振醉的面色酡红,谁也不能保证他醒来之后会记得这些毫无逻辑的胡话。

药研藤四郎有些后悔没开录音器。

01.
一期一振是大药研藤四郎两岁的的邻居,简而言之就是竹马竹马,感情好的胜过亲兄弟。

别看一期一振长得斯斯文文温文尔雅但是打起架来能当两个看,药研藤四郎自从上学就开始义务从事一期一振小智囊这个角色。两个人狼狈为奸,啊不是,志同道合,赢得了全市最佳混混组合拍档第一名。只要道上兄弟报出自己是他们两罩的,明事理的都会给三分薄面,尽管两个人都否认了自己没有小弟这么一回事。

后来人长大懂事了,就不瞎折腾了。药研藤四郎聪明,想事情就会想很多。在第无数次吃味一期一振身边女孩子的时候,他突然问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人。药研藤四郎并没有得到答案,倒是和他关系不错的压切长谷部试探性地问他是不是喜欢一期一振。

然后压切长谷部就被药研藤四郎灌了一瓶老白干。

02.
药研藤四郎第一次和一期一振真正意义上的吵架是因为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一期一振的前女友找药研藤四郎帮忙希望能和一期一振复合。药研藤四郎例行公事一样地告诉一期一振你前女友要找你复合,希望看在我的面子上答应她。原本还懒洋洋地趴在走廊栏杆上的人的目光突然警觉起来,问他是不是特别想看到他和那个女生在一起。

药研藤四郎没有说话,只是瞥了一眼对方。他敢对天发誓他只是看了一眼一期一振,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可那个有着漂亮鎏金色眼睛的男生却猛地直起身子,目光直直地盯着他,质问他是不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

药研藤四郎有点懵,还没来得及做出回答对方就回到了教室。药研藤四郎到现在为止都还记得他就像受了伤的小兽一样的眼神。

我在意你啊,药研藤四郎在嘈杂的人群里低声道,我最在意的就是你了。

03.
药研藤四郎第一次接吻的对象是一期一振。

其实药研藤四郎对自己初吻的印象非常不好,因为和开头的场景差不多,他是在一期一振喝醉的情况下被强吻的。

自从他和一期一振吵完架就一直处于冷战状态,谁也不理谁。之后的某一天半夜他接到了鹤丸国永的电话。鹤丸国永是个很不错的人,除了有些时候惊吓多了一点。一般来说鹤丸国永找他没猜错的话就是想法子折腾一期一振。

结果他这次猜错了。

鹤丸国永扯着嗓子在手机里嚎让药研藤四郎来粟田口酒吧171包间接一期一振,这位大哥现在醉的昏天黑地,他一个人搞不定。药研藤四郎隔着屏幕都听出对面是有多喧哗,他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鹤丸国永跟坐在对面还很清醒的一期一振晃了晃手机,“你自个儿哄吧,叫你凶他?”

一期一振耸耸肩,拿着度数更高的白兰地灌了一口,擦擦嘴角,“他过半个小时会打电话给你,你记着接。”

鹤丸国永压根不信,哼了一声糗他,“这么好的人真是被你糟蹋了,要不是年纪太小我就自己追他。”

回应他的是一期一振的啤酒罐子,以及一声警告意味强烈的“你敢。”

药研藤四郎推开包间的时候就看见两个醉汉瘫在沙发上,他又随手打了个电话给烛台切光忠。然后走到一期一振身边拍他的脸,直到把人拍醒才不做声色地停手。

手感真好,以后要多捏捏。

“我是谁?”

“药研。”

“张嘴,吃药。”

醉了的人似乎特别好说话,乖乖地张嘴把醒酒药吞了下去。药研藤四郎坐在他身边,安安静静地等着药效发作。

一时间里,只能听见门外的喧闹。

一期一振安静下来特别像个乖孩子,眼睫毛长长的,和小扇子一样。药研藤四郎拨弄了几下他的刘海,有点长了,什么时候去剪,免得戳眼睛。

“你喜欢我吗?”一期一振突然发声。

药研藤四郎以为他把自己当成了最近才交的女朋友,想了想那个黑色头发小姑娘平时说话的语气,声音就软了下来。

“我当然喜欢你了。”

“我想亲亲你,也可以么?”

就像上次吵架一样,药研藤四郎被堵住嘴唇的时候想,简直一模一样,不等他回答就自动默认了,按照他想来的来。

浓烈的白兰地味在唇齿间肆虐,药研藤四郎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里面。氧气被一寸寸的掠夺,舌头也一点点麻木。他推了推一期一振,力道不大,但足以让人感觉到。

于是一期一振就放开了他,嘴角还有银丝相连。

药研藤四郎揩干了嘴角,语调平平淡淡,“你喝多了。”

一期一振没有作声。

04.
可能是自己这么多年的依赖吧,药研藤四郎在报考大学的时候填了离家很远的地方。他想离的远一些,这样的话有些事情就不会那么暧昧了。

药研藤四郎知道自己一直都喜欢一期一振,他也痛痛快快地承认了这件事情,在这个问题上面药研藤四郎一直都是放任自己的,他想要把这件事情埋在心底,所以就埋在心底谁也不知道。就当做是自己年轻时的小秘密,他药研藤四郎见过一期一振最温柔的一面,眸子里的温柔和暖意就快要融成蜜糖,这样不是很好吗?他以后会娶一个心仪的小姑娘,再漂亮的蜜糖也只给她一个人看,落在里面的星星把她融融的包围起来。如果来得及,他还可以给一期一振的儿子包个红包。

随风去吧,药研藤四郎感慨道,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种沧桑感。

可是这并不能成为在一期一振长篇表白面前无动于衷的理由。药研藤四郎长这么大第一次觉得被暗恋的人表白是件烦心事。

是个人都应该有所表态,最不理想的也应该拒绝。可他药研藤四郎居然可耻的沉默了。

“你喝多了。”

药研藤四郎试图拿很久以前的借口再次搪塞他。

“不,药研。”一期一振的声音有些嘶哑,“我一直都喜欢你,我喜欢你都忘了我喜欢你喜欢了多少年。你也喜欢我,是不是?不然你不会在我亲吻你的时候选择默认。”

强词夺理,药研藤四郎评价。

“我真的太喜欢你了,喜欢到别的人都黯然失色。我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吵架的原因。我问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我,你没有回答。我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生气,”一期一振往后靠在座椅背上,笑了笑,“我觉得你要是对我有一点点的喜欢,都不会来问我要不要和前任复合的问题。”

我也不想,药研藤四郎撇撇嘴,那是我班主任的女儿,我哪敢。

“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非你不可。”

药研藤四郎有些走神。我也是,他在心里给了他答案。

一期一振离开座位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来双手捧着药研藤四郎的脸,鼻尖贴着鼻尖,低声呢喃着,就像是正在等待着他的答复。






END.

乱写一气。

【医议】南方有佳人

·学院paro,gl
·试着写写痴汉露琪尔
·ooc




“翡翠,玉类,多产于南方。”

翡翠长得很好看。露琪尔刚刚写完一道生物,这个想法倏地钻进脑子里。

当事人就坐在露琪尔的斜前方,坐姿端正地写着些什么——可能是在写日记。翡翠的日记本也是浅浅的青色。以露琪尔的角度恰巧能看见少女握着笔的手背——细腻白皙的皮肤看上去非常温柔,若是握上去也应该是相似于异国清晨阳光的明媚。

自习课的教室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安静。翡翠的侧脸被融融的阳光模糊了边缘,细细长长的眼睫有轻微的抖动,像是受到了惊吓的蝴蝶。耳廓上有着淡淡晕开的粉色,是让露琪尔想要亲吻的柔软。露琪尔移开自己的目光,手上的笔无意识地纸上移动,等回过神来她才知道自己写的是“jade.”

jade,翡翠。

喜欢上翡翠的原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露琪尔想到,她是翡翠,这一点就足以让自己喜欢上了。

露琪尔喜欢自己。在听见了蓝柱石刻意压低的笑声之后,翡翠叹了口气。

她知道露琪尔在看自己,她还知道刚刚蓝柱石扔给自己一张字条。冷静如翡翠,字条还没有看完脸就已经烧了起来。平日里有着率领千军万马气魄的女生,此时却少见地露出了小女儿的神态。

“议长我帮你统计了一下哦,光是这节课露琪尔看你的次数就已经达到了十二次,帕帕拉恰还告诉我她在草稿纸上写你的名字……议长你不觉得很浪漫吗?和暗恋的人相互喜欢。”

红透的耳朵出卖了她。翡翠故作镇定地将手里的字条攥成一团,趁着老师板书的空隙转身砸向蓝柱石。眼睛的余光落在了露琪尔的脸上,幸好她在记笔记,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看她。翡翠悄悄地松了口气,结果却看见蓝柱石一个挤眉弄眼的笑容。

简直该死,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翡翠心动了。和帕帕拉恰一起吃饭的时候帕帕拉恰嘴里还含着一块肉,模糊不清的跟她分析。

帕兄有何高见?露琪尔顺带从帕帕拉恰的餐盘里夹出最后一块鸡翅。

帕帕拉恰就只是很得意地笑着。露琪尔朝天翻了一个白眼,帕帕拉恰倒是没怎么在意,她揉了揉脑袋,语气是和以往一样的冷静,“她眼底的喜欢都要溢出来了。”

有吗?

她只觉得翡翠对她挺一般,就像对待普通同学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该笑的时候笑,关系也就见面的时候打个招呼。要是现在让她们俩独处,可能关上十天半个月也说不上一句话。倒是帕帕拉恰,她是怎么看出来的?是不是她知道翡翠不喜欢我,然后说出来安慰我的?

露琪尔想着这个问题,在路上差点摔一跤。

露琪尔不喜欢自己了。翡翠眼角垂了下来,看上去很难过的样子。

蓝柱石陪她坐在长椅上,有点懊恼自己的多嘴,如果不是自己脑子一热说了一句好像露琪尔和帕帕拉恰走得很近,翡翠也不会成这样。

恋爱中的女生特别敏感。蓝柱石再一次确认了这个结论,然后叹了口气。

“蓝柱石,你去帮我买瓶水好不好?”翡翠笑着,看上去一切如常。语气语调也都是平时的上扬。蓝柱石有点担心,可惜她知道这是翡翠要求自己离开的借口。她太了解翡翠了。

像有块石头压在胸口,闷闷的,想哭。翡翠盯着自己平放在双膝的手,纤细,干净,白皙。青色的血管藏在肌肤下,仿佛是尚未开出春华的枝桠睡在没有苏醒的雪原。睫毛上的霜雪化了,滴答在几近透明的手背上。

翡翠哭了。路过操场的露琪尔看到那个在班里沉稳大方的女生,坐在长椅上,将脸埋进手里,肩膀一抖一抖的。

她走了过去,蹲在翡翠面前,伸出手包裹住少女圆润的膝盖。“怎么了?这么难过。”

翡翠听出来是露琪尔的声音,慌乱地擦了擦眼泪,在她面前扯出一个不成型的微笑。“我没事。”

“说吧,我听着的。”

翡翠张了张口,到嘴边的话语却变了样。

“我不够优秀……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

我不够优秀,你不喜欢我。

“这没关系,你在我心里已经足够好了。”

我没安慰你,这是我的心里话。

青春期小小的骄傲叫嚣着被喜欢的人看见了哭鼻子很丢脸,翡翠轻轻地哼了一声,说话的语调也变得轻轻的。

“我本来就足够好,不管在不在你心里。”

“那你还哭?”露琪尔对翡翠的逻辑简直毫无办法。可她就是喜欢对方这样明明难过的不得了还要装作一副我很好的样子,嗯,就像自己很久之前养的那只小猫。

露琪尔一定觉得自己蠢爆了。翡翠在地理课上走了神,等平静下来自己都觉得之前哭哭啼啼的样子丢人。

这节课主要是介绍岩层。地理老师是个很会上课的人,他会在讲课中穿插些与课文相关的有趣的内容,但翡翠没想到他会提起宝石这个话题。

“翡翠,玉类,多产于南方。缅甸,中国,越南,以及日本都有产地,但是质量最好的是在缅甸,所以翡翠又称缅甸玉……”

碰巧是自己名字的宝石。翡翠收回了心思在笔记上记录。翡翠,玉类,多产于南方。

坐在后面的摩根石悄悄地捣了一下翡翠。翡翠身体不着痕迹地往后仰了仰,在电石火光之间手指尖多了一个粉红色的便笺。

谁的?

打开之后翡翠就看见了露琪尔笔墨饱满的字迹,每一个横竖之间撑起紧实好看的骨架。几个字不紧不慢地排成一行,洒脱地昂起头来和她对视。

“南方有佳人。”



END.
我没写过帕哥也没看漫画,所以她ooc最严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