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就要吹爆451

聚苯乙烯/柳画桥
廣瀬大介,我老公。
主食一药和双狐 三日鹤也吃点就是咯

【一药】狐狸精③

·一期狐狸精x药研正在修行的除妖师
·媳妇的养成日记
·小药研 肉乎乎软软香香的小药研
·段子式 搞笑向 糖糖糖 非兄弟原设 雷者慎入
·前文戳我主页 我不会放链接
·ooc ooc ooc






【13】
“药研啊,你下山修行要修行多长时间?”

“三季。”药研晃晃小脑袋,“师父说我不能在山下度过冬天。”

“为什么?”

“我不知道,但是师父曾经说过我死期在冬季,所以他不允许我下山过冬。”




【14】
“你不害怕死亡吗?”一期抱着他走在街上。自从遇到药研,一期跟着他走遍了大半个国家,从春华走到秋实。

“害怕呀。”偎在一期怀里的小人玩自己手指玩的不亦乐乎。

“看你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不怕呢。”

“死亡本身并不值得恐惧,”药研满脸的不在意,“所害怕的不过是与自己所爱的永远的分离罢了。”

“……”居然能看这么透彻,一期觉得自己有点小看这个除妖师了。

“这是师父说的。”

他收回刚刚的想法。




【15】
“天天说你师父,你师父是谁呀?”

“说出来吓你一跳!”药研得意洋洋的哼了两声,“是数珠丸恒次哦!”

“……谁?”一期压根没听过,重复的时候差点咬了舌头,“数……数什么?数珠子一次?”

“是数珠丸恒次!”药研高高地扬起眉毛,“我师父都不知道?!他在你们妖界可有名了!”




【16】
“你知道我是妖怪?”

“以为我是你吗?”药研很不屑地撇撇嘴,“我可是第一眼就看出你是妖怪了!”

“……”一期有些头疼的看着怀里的小人,“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你不会的。”他信誓旦旦,看起来很有信心。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一期腾出手来捏捏药研的鼻子,“决不决定杀你,主动权可是在我手上。”





【17】
“因为你喜欢我呀。”




【18】
“真是输给你了。”










TBC

得了吧你们赶紧在一起。

晚安宝贝们。

【一药】狐狸精②

·一期狐狸精x药研正在修行的除妖师
·媳妇的养成日记
·小药研 肉乎乎软软香香的小药研
·段子式 搞笑向 糖糖糖 非兄弟原设 雷者慎入
·前文戳我主页 我不会放链接
·ooc ooc ooc



【7】
噩梦。

又是那个梦见自己被淹死的噩梦。

猛的张开眼睛,身后已是冰凉的一片。额前的碎发被冷汗黏黏的粘住,令人很不舒服。

周围些许的热意隔着衣物正源源不断的传给自己,药研蜷了蜷身子,揉揉眼睛,又睡了过去。

一期待人呼吸再一次稳定的时候将眼睛撑开了一条缝,黄金瞳的眼眸暗了暗,将怀里人搂的更近了些。




【8】
药研最近睡觉不踏实,经常被惊醒。于是第二天就只能没有精神地扑在一期肩上,有的没的打着盹。

虽然一期必须要承认困顿顿的药研打盹可爱的要命,但是老睡不好觉会损害健康。更何况是这么小的孩子。

一期跑了十几家药铺,总算找到了之前听族长说过的,能安眠的草药。



【9】
药研现在特别讨厌一期。

为了让自己睡得好,他居然找了那么苦的药!自己平日里看那些书生早上也是和小鸡啄米一样的打盹的,也没见着私塾先生让他们吃草药!

对着面前一整碗黑色的,看起来就很苦的药汁,药研皱起了眉头。

“……不想喝。”药研鼓起腮帮子,紧紧的抿着嘴唇,一脸的不情愿。

“听话。”

在一期半哄半劝的温言细语中,药研闭着眼睛捏着鼻子喝完了药,继而被苦的吐出小舌头。

“呜。”



【10】
一期觉得每天晚上劝药研喝药简直就是在上刑。

“好苦,不喝。”

“不行,听话,喝了。”

“你欺负我。”

“……”



【11】

“太苦了……”药研锁起小眉头,在床上直打滚。

“苦口良药,你师父没告诫你吗?”一期背着他收拾药盏。

“但是这也太苦了……” 一期叹了口气,感觉自己原型的尾巴上的毛都要被药研愁掉光了。



【12】
“我去给你找颗糖来。”

药研拉住一期衣角,抬头看他,“你不要走,我不想一个人。”

“我就去拿糖,我哪也不去。”一期简直哭笑不得。也唯有在喝了药之后,药研才会显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我……我不要吃糖。”药研拽着衣角就是不撒手,小人儿急得快要哭了出来。

“你笑起来甜甜的,我亲亲你,就不苦了。”




TBC

一期一振 猝 享年xxx岁
晚安大宝贝们。

【一药】狐狸精①

·一期狐狸精x药研正在修行的除妖师
·媳妇的养成日记
·小药研 肉乎乎软软香香的小药研
·段子式 搞笑向 糖糖糖 非兄弟原设 带了点三日鹤 雷者慎入
·ooc ooc ooc




【1】
一期遇到了一个小除妖师。

小除妖师长得很好看,不输于他们狐狸一族。但是和他们不同的地方是,小除妖师眉眼水墨疏离,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模样。不似狐狸的媚。

看起来很有意思。


【2】
药研最近下山修行,遇到了一个幻成人形的狐狸精。

狐狸精很好,在他没有钱吃饭的时候请了他。于是药研就没有拆穿他是个狐狸精的事实。

师父不是说了嘛,妖怪也有好坏之分。

几天没吃饭的药研把嘴巴塞的鼓鼓的,咬着筷子这样想到。


【3】
一期觉得自己是个优雅的狐狸精,就算是带小孩这种事情,他也能完美完成。

但可能是因为药研从小长到现在一直在山上,而一期没事会出来到集市上溜达的缘故,一期反倒比药研更像是人类。

在集市上的药研不停的在内心默念“不动凡心,不动凡心”,但是在一期拿着一串冰糖葫芦站在那里,遥遥的朝他笑着,他突然就心思一动,小步跑向一期,借着小孩子的体型优势扑到一期怀里,抱着他啃糖葫芦。


【4】
一期觉得这个小除妖师很可爱。

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却天天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禁欲表情。惹得他一起床就想着今天该怎么逗他玩。

在带他去烛台切光忠开的餐馆的时候,他对着菜单咬着手指苦苦抉择吃什么的样子在一瞬间将一期这个老狐狸精的心给化成了水。


【5】
烛台切光忠是狼族的世子,也算得上是个大妖怪。他看出了这小孩是除妖师,瞥了眼站在旁边悠闲地晃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白绢扇的一期,他可不相信这只老狐狸看不出来他是除妖师。

“你喜欢他?”

“不知道,可能吧。”

“你这只老狐狸还会动心?”

“那可不一定,我们族长不就被你们那只小白狼迷的神魂颠倒吗。”


【6】
“小朋友。”烛台切一屁股坐在药研对面,药研把头从碗里抬起来,眨巴了两下眼睛,不解的望着他。

“你家大人呢?怎么不陪你?”

“他不是站在那边嘛。”药研继续低头奋力解决碗里的食物。

“他是我朋友。”

“哦……”药研转了转眼珠子。“好吧,我其实是除妖师,师父让我下山修行。”

“那你说说我是不是妖怪呢?”烛台切笑了起来。

“是啊,这店里的小二全是妖怪。连那位也是个狐狸精。”药研头也不抬。

烛台切挑挑眉,能看出他和一期是妖怪的少说也要有五百年的修行。

“那你为什么不揭穿?”

“师父说了,妖怪也有好坏之分。你和他一样,都是好人。”药研顿了顿,“哦不对,都是好妖怪。”

TBC

地理课上灵感一动的产物,觉得很有趣就直接写了没考虑别的。

所以要是有了不妥的地方麻烦小窗戳我我好修改。

爱你们

私心打个tag

emmmm仔细想想,药研在本丸相当于医生。
那…体检……???

“一期哥,你的心跳过快。115了,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还是需要注意休息啊。”药研抬头看向脸色有点发红的兄长。

“还面色潮红……肾虚?不像啊。”

想想就想笑,想写直男药。
溜了溜了。

【一药/三日鹤】你好,有时间和我谈个恋爱吗③

·现代paro,总裁一x钢琴师药
                     伪装成酒保三日月x不务正业鹤
·非兄弟原设,注意避雷
·欢乐脱风向,写手不正经系列
·鹤姥爷和哥哥友情向
·这大概是个汤姆苏的故事
·前方霸道总裁撩弟高手一期哥上线√
·他们只负责谈恋爱
·ooc?早飞走了
·前文就自己翻我主页吧
【这章就是流水账,没质量,看官们就随便看看吧。】

如果可以就请↓















一期看着站在路灯灯光下的药研,总觉得他美得不够真实。

“原来这么早你就已经注意到我了吗?”

“是啊。”

“那我可真是,万分荣幸。”一期浅浅地笑了起来。

“我听三日月说过,你是企业的董事长。”

“对。”

“那你一定很忙。”

“但除了工作的时间,剩下的都是你的。”

“啊,”一期看见了药研的笑靥,“那我的后半生,就要让你来照顾了。”

“好啊。”

一期听见了自己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在电影结束之后,一期自然地牵起药研的手。两个人在街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说起来,鹤丸先生最近好像没去酒吧了。”

“他有工作要忙,毕竟游手好闲了这么久。”

“是么?三日月先生这几天也没来了。”

“三日月宗近?他不是三条家的长兄吗?”

“原来三日月先生是这么厉害的人物啊?”药研吐了吐小舌头,“我还以为他就是个酒保呢。”

“不哦,三日月宗近家里和五条实力相当呢。”一期揉揉药研的小脑袋,“鹤丸就是五条家里的独生子哦。他们两个可能是没事干跑来体验人生的吧。”

“鹤丸先生和三日月先生都这么厉害?”药研抬头看向一期,“可和他们相处起来并没有什么压力,还特别舒服。”

“那和我比起来呢?”一期低头和药研交换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吻。

“随便什么方面都让我很舒服哦。”


接到鹤丸电话是在三天后,一期记得异常清楚。

因为电话里的鹤丸哭得不成样子。

待一期找到鹤丸的时候烛台切正陪在他身边。而当事人已经哭的睡了过去。

“怎么回事?”一期少见的皱起了眉头,“前几天不还是好好的吗?”

“喝醉了之后说话也没听懂,好像在哭什么三日月为什么不要他了。”

“……”

一期当机立断地打了个电话给三日月。

谁的债谁还。


“……什么……?”

三日月坐在一期对面,有点懵。他被一期一通电话给拽到了咖啡厅,往日里青年温和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板一眼的严肃,这让他想到了还在念书时教导主任的那副嘴脸。

“你又没听我说话吧?”

“抱歉,我刚刚在考虑公务……”

“……”一期深呼吸一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鹤丸说要和你分手,这件事你知道吗?”

“只要我不承认,那他永远都是我的。”

三日月被问的一头雾水,但是在涉及到鹤丸的问题上,他从来不会选择让步。

“那你还继续瞒着他你三条家大少爷的身份?他都和你坦诚了,你还想拖着做什么?”

“……”三日月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嗯,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找他了。”

“……活该他要和你分手。”一期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可我是在筹备娶他的婚礼啊。”

三日月宗近说的很委屈。




TBC.

对不起这篇拖了这么久,我在忙着和暗恋的男生培养感情【苟屁】

三日鹤的梗来自我和他之间的小矛盾【……】因为还是暗恋所以看他天天和另外一个女生聊天貌似聊的很high的样子我很不争气的吃醋了【出息。】当场被气哭

然后?

然后你们猜啊嘿嘿嘿。

但愿我的老福特粉丝里没有我的同学不然那要多尴尬【……】好像他也知道了我喜欢他……

emmmmm

【一药】长乐未央

·很久以前答应狗子 @年纪轻轻沉迷什么北村谅 的ABO
·大体上的古代,说明了是ABO,omega地位低下是必然因素
·是个刀,ooc,ooc,ooc
·将军花魁设定





















药研托腮看向窗外昨夜才被新雪覆盖住的小路,一片碎琼乱玉。毫无来过人的痕迹,就连正月过年的喧嚣声落到这儿,也变成了支离破碎的幻听。一阵风吹来,又被扬去空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若真要算来,一期已经快半年都不曾来过这里。可是这里的每一处都在疯狂地叫嚣着一期来过。香炉里熏着上好的楠木,兽口里逸出丝丝缕缕的轻烟抚慰着他的神经。药研嗤笑,这男人,也可谓是贴心的可恨,在临睡前已经熄掉的香,他又燃了起来。

许久不曾见他,只记得他眉眼大致模样。药研在前两年被换到了这座偏僻的庶院。当时身边的婢女还在抱怨这与正房夫人的身份不符。药研只是笑笑说,他做什么必然有他的理由,他即不愿说,那也无需问。

刚搬来的时候,一期还会在处理完公务后来陪陪他,这一切看上去似乎与往常无异。只是被揽入怀中的时候,药研的鼻子嗅到了女人的胭脂味。

作为原来秦楼楚馆的花魁,药研对这种味道自是敏感。

药研神色如常。在一期离去后,告诉婢女,若下次家主再访,告诉他夫人不在。

婢女不解但也知趣的不曾过问。她看着药研一个人背着她,鬓发微垂,堪堪遮住涂满落寞的的眼角,坐在窗前,孤独的不可一世。

她突然就心疼起来,药研在作为花魁里最美好的年纪里选择从良嫁给一期,无非是想求一个能够安稳的人,想过安稳的生活。

可命运似乎就是想与药研作对,一期一振是名门世家通吉光的家主,娶药研一个风尘中人已是力排众议,得罪族里的不少长辈,给了他堂堂正正通吉光将军夫人的名分也是莫大的恩惠。一时间,将军花魁的爱情故事被世人议论纷纷。

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能磨平当时爱情鲜艳而不羁的棱角。在褪去激烈得可以奋不顾身的外衣之后,所谓的“心悦与你”也不过是冷淡的长相厮守。

他是卑贱到了泥土里的尘埃,他是高高在上的护国将军。药研嫁给一期就像是两条原本平行的直线有了交集一样不可思议。当时他接受了这份来自一期热情的邀约,却没有考虑到热情冷却后的退路。




一期纳了个妾,是个女性beta。

当药研从小心翼翼的侍女口中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习字。眉目平静神色淡然,笔下不曾停顿,行云流水。

挺好的。药研只做了三个字的评价。婢女却有些打抱不平的意味,小声嚷嚷着。药研嘴角含笑,只觉得这姑娘耿直的可爱。

你尚小,不懂。

药研的眼角有着凝结成霜的悲哀。话音刚落,有风从窗隙中漏进房间,掀起了没有镇好的字帖,药研来不及抚平,笔尖滴了墨,落在纸上匀匀的一个圆,细小的墨痕渗透开来,像是谁的心绪,妄图抓住些什么。

镇纸拿来之后,药研才发觉情字上染了墨。他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情字,怎么说坏就坏。扭头吩咐侍女再取份纸来,原来的那张被他随手捏握成团,弃之于地。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在新年过完了之后,一期给了药研休书,理由是未诞一子。

休妻。

“是你负了我。”药研拿着休书,语气与神色平静得就像在问他晚饭吃什么。

“我没有负你。”

“你怨我不曾诞下子嗣。”

“我不曾怨你。”

“那你何故休我。”

“家中长辈。”

“可你同意了。”

一期哑然。药研看着站在眼前沉默的男人,苦笑了一声。“我知道我身份低贱,高攀不起将军府。在这样的生活里,我的性别不过是作为生殖机器,连喜欢谁,爱谁的感情都要被剥夺。”

“作为机器的话,我承认是我的失职。”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三年夫妻,一千零九十五日的夫妻,十万余场的恩情,抵不过这一纸休书。”

我不怪你,我也不恨你。我的喜欢,我的爱,你可以不接受,可以弃置不顾,可以嗤之以鼻,可以践踏在地,因为是我的喜欢,是我的爱,而我廉价不值钱,连着这份被人称作高贵的情感也变得低价起来。




鸣狐是通吉光家族里偏向药研的一位。在药研被休之后鸣狐明白他没有地方可以去,便让他去闲置的大宅里暂住。

药研在宅子里深居简出,如果没有必要不会出门。所以鹤丸国永轻而易举的找到了他。

鹤丸国永是药研作为花魁时关系不错的挚友,两人颇有惺惺相惜的意味。和一期一振是宫里的同僚,算是这两人的红娘。平日里为人处世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少见地,他这次认真的像是另外一个人。

“一期一振去世了。”

一字一句,清晰的不给药研有怀疑他的理由。

药研愣在了原地,旋即失笑,“不过休妻,鹤丸不必开这种玩笑来安慰我。”

“我没有开玩笑。”鹤丸盯着药研,口吻肃穆,吐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是认真的,一期一振昨天去世了。”

“别开玩笑了,”药研藏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微微泛白的骨节高调的宣扬着他的情绪。“怎么可能。”

“那你知道一期为什么要休你吗?”

“因为我不曾为他诞下子嗣。”

“他娶的人是你,他的正房夫人是你。如果是别家的哪位omega,休妻是这个理由,我可能会信。”

“……”

药研垂头不开口,原本挺的笔直的腰板看起来有着将要塌陷的趋势。

鹤丸叹气,“因为他在两年前患了癌。”

“这不可能。”药研语气坚定,“我习有医术,我会发现的。”

“所以他把你搬到别院去。你以为以他的个性,他会舍得让他心尖尖上的人住别院?”


一期一振不告诉自己是因为他不想自己担心难过,对他渐渐疏远也是想让自己恨他,这样他去世的时候就不会难过,身上的胭脂味也是为了遮掩逐渐没有血色的脸,就连休了他也是为了避免在他死去之后,没有子嗣的夫人也要陪葬。

一期一振,那个他爱到了心底,不愿告诉任何人的将军。

一期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让他在自己身死后还能够安心的过完一生。

一期一直都知道,药研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安静的过日子。

他都明白,他什么都明白。

这个时候药研无比希望鹤丸能够突然笑着跟他说我是开玩笑的被吓到了吧哈哈哈,但是他没有。鹤丸看上去也很悲伤。为什么自己的眼前鹤丸的脸重叠了好多张?为什么鹤丸告诉他不要哭?

眼泪一颗一颗顺着脸颊落下,滴在地面上,晕成了不规则的一滩。

一期一振,你娶我的时候说过以后不会再让我哭的,现在你为什么不来给我擦擦眼泪然后哄哄我?就像很多年前我还没有嫁给你的时候。






——小将军,我心口疼。

——怎么?近日太过于劳累?

——不是,我心里住了个将军,天天耍枪弄舞,不得安生。

END.

感觉最后写的都乱七八糟的了

刀子好吃吗想吃甜饼吗
【评论有热度一半我就写甜甜的番外】

顺带2228166468,欢迎扩列找我玩

关于发刀

深夜发刀预警倒计时开启

@年纪轻轻沉迷什么北村谅你很久很久以前的ABO【】

真理

露珠贝:

真是很多时候动力都来自于不服啊哈哈哈哈

草莓纸杯蛋糕

·晚自习一发速打
·甜甜甜,不甜不要钱(……)
·非兄弟原设,ooc,严重ooc,注意避雷

ok?

go↓




















一期一振开了一家蛋糕店。

蛋糕店的生意很好,特别受学生,尤其是女同学的欢迎。

一期最拿手的是草莓纸杯蛋糕。恰到好处的砂糖,蓬松柔软的糕馅,唇齿间甜甜的,连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一期一振最近注意到一个小男孩。

男孩不是附近学校的学生,他的制服上有着一所很有名高校的标志。学校离这里很远,可是他天天都会来。男孩的皮肤很白,就像自己手边的奶油。眉眼也是如画般精致,他在学校应该是很受欢迎的,一期这么想到,要是他愿意多笑笑就好了,肯定会很漂亮。

男孩不太喜欢说话。

在自己笑着问他是不是今天还要草莓蛋糕的时候他总是抿着嘴唇,眼睛瞟完左下角之后又往快速的瞄他一眼,然后轻轻的点头,带着一个肯定的单音节。

如果店里人很少,或者只有他的时候,他们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没有什么固定的话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范围,只是安安静静地聊着天。一期还记得某天他来取蛋糕的时候,欲落的夕阳将最后一束光折射进店铺的落地窗,像是羽毛一样的光斑,轻飘飘地落在男孩肩窝处,美好的像是瓷器一样的肌肤,差点让一期以为凝固成型的奶油快被融化成牛奶,会慢慢的,像是小溪般的,流淌下来。

一期一振觉得那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落日。



鹤丸国永是一期关系不错的朋友,没有什么事的话会来店里给一期帮帮忙。

在鹤丸又一次看见了男孩时,也注意到了一期对男孩不一样的眼光。他暗道有趣,便会故意的装作无意在一期面前做出和男孩交谈甚欢的模样,然后再好好欣赏对方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憋屈脸色。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在鹤丸不知道第几次丢下手里的工作,喊着“小药研——”跑出去之前,一期用“要么滚要么工作”的眼刀成功地拦住了他。

“你们怎么知道我叫药研的。”

“你前几次来的时候胸前的铭牌没摘哦。”

“……”

“药研很喜欢草莓蛋糕吗?每次来都看你只点这个。”

一期有点疑惑男孩眼底的慌乱。

“不,不是我,是家里的兄弟喜欢吃。”



“一期你变了——”鹤丸拍了拍满手的面粉,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简直没见过你那么关心过谁,你喜欢他啊?”

鹤丸特地咬重了喜欢,声音大的恨不得让药研也听见。这时一期倒是庆幸坐席离吧台有点距离,但是也少见的慌了手脚。一期一手刀砍在鹤丸脑袋上,语气又气又急。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在和药研熟起来之后,一期知道他家里的兄弟人数还是挺多的。只是没见过他带谁来这里。

好巧不巧,两人像是有心灵感应,第二天晚上打烊前半个小时,药研手里提着公文包,像是刚刚下课,身后还跟着一位扎着低马尾的男生。

男生性子比药研活泼多了,一进店里就热情的和一期打招呼。

“哟一期店长你好!我叫鲶尾藤四郎!是这家伙的哥哥!”

“鲶尾你好,我是一期一振,喊我一期就可以了。你就是药研说的那位喜欢吃草莓蛋糕的兄弟吗?”

“哎?不是啊——每次都是药研自己吃完你的蛋糕哦!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是谁这么厉害把蛋糕做的让从来不吃甜食的药研天天吃——”

兄长的话音还未落下,一期就看见药研手里的公文包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终点落在了鲶尾的头上。

配合着红到耳尖的面容,少年恼羞成怒的吼声旋即响起——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end.

估计没人知道我是听着狐狸叫写完的。
希望读完的时候你们内心有着“我操!!!!!!!!!!怎么这么甜!!!!!!!!!!!!!为什么还不在一起!!!!!!!!!!!!!”类似于这样的幸福感【】

我  要  评  论
不然卡肉。

【一药】together,forever

·写两个失恋的人
·偶像一期x经纪人药研
·鹤丸长谷部神助攻
·是个糖【一个哄老婆回家的故事(。)】












寒风呼啸着涌进地铁口,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温暖在一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药研把头往围巾里缩了缩,呵出的水雾没有及时的散去,在棉质的表面凝成小小的,不易注意到的水珠。一股带着湿气的轻微暖意。

风很大,吹得他眼睛生疼,几度欲要落泪。

此刻的药研,站在地铁门口的巨大广告牌前,裹着一件黑色的外套,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同人的气息重叠在一起,混成了一股子热热闹闹,喧嚣却不孤单的河流。从他的脚边流过。

他掏出关机许久的手机,打开之后毫无意外的看见诸多问安关切的信息。

——他发了数十条的短信,无一例外的问药研在哪。

药研咧起嘴角,心里不可言语的感觉逼的鼻腔泛酸。慌忙的低下头去,只是害怕被路人看见红了一圈的眼眶。



“药研?”

许久没有听见的熟悉声音含着疑问在头顶响起。药研像是挣扎一样的瞪大眼睛,努力不让泪水落下。

“鹤丸……。”

少年原本就很低沉的声音在此刻更是低的发颤。药研攥紧的拳头松了又紧,上牙咬着下唇,温热的液体在滑到唇角时已被风吹得变凉。

“怎么了……你这副模样可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眼泪止不住的少年。之前这孩子还好端端的跟他说要来这边玩,怎么一接到人就哭成这样?

他可不觉得是因为药研很久没看到他激动成这样的。

“……我和一期一振分手了。”

“啥……?!”



一期一振在出道之前的助理便是药研,在人气大涨之后直接把药研提升到经纪人。两个人感情也是不容置疑,水到渠成。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大家也都了解。看着他们跌跌撞撞一路走来的鹤丸国永,自然是无比祝福。

鹤丸国永作为朋友,希望他们能够长长久久,得到所有人的恭贺。但是作为一期的同僚,鹤丸却是格外担心这两个人的恋情曝光。一期在娱乐圈有多辛苦,鹤丸自是了如指掌,一期为了这段感情付出多少,鹤丸也很清楚。如果一旦曝光,雪藏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药研不是不懂事的人,他也明白这对吃青春饭的明星来说的打击是有多大。只是小心处事之后,还是被狗仔拍到他们亲昵的照片。

被寄照片的报社社长是与药研交好的压切长谷部。长谷部动用人脉把事情压了下来,找到药研简单的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摆在眼前的,离开一期一振是最好的决定。

在一期结束工作之前,药研收拾好了行李,离开了那个家。



“所以还是你单方面的分手?”

鹤丸颇为无奈,伸手揉揉药研的脑袋。想说什么鼓励的话却发现无从开口。他皱着眉抓了抓头,最后还只是叹了口气。

“你别这样想啊,现在时代都不一样了……说不定公司还会以偶像和经纪人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作为卖点然后让你们在一起。”

鹤丸想要缓解一下气氛,开玩笑的笑容都有些尴尬。药研却很慢很坚定的摇头,“不可能的。”

“作为卖点也肯定是明星之间……我一个默默无名之辈,怎么会上的了台面。

“一开始决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的。我知道一期他从小就想当明星,他和我说过,他喜欢唱歌,喜欢表现。

“我看着他一路拼命,心疼的不得了。屏幕上面的他,粉底涂几遍才遮去黑眼圈。忙着接通告的时候他连家都不回,什么都在保姆车里解决。只有那个时候我才庆幸自己是他的经纪人,可以陪在他身边,在他困的时候把自己当抱枕给他抱着,在他不好好吃饭的时候往他嘴里硬塞饭……”

药研说着说着声音就开始哽咽,泪水顺着脸颊,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地上,脚下的水泥地很快就晕开,像是他现在难过的模样,化成一滩,再也找不到自己。

其实他很早很早就明白了,这个社会对待同性恋的包容度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当初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以自以为是为他好的姿态,要和他在一起。药研现在恨极了那时答应一期的自己。都怪自己不争气的喜欢他,这些个不争气的喜欢却成了他的绊脚石。




在药研伤心的昏天黑地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他伤心的对象为了他推了两天的公告,用一切的办法在找他。

一期一振生气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恋人会突然消失,为什么连发十几条信息一条也不回。就算是对他有所不满也应该说清楚吧。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长谷部”。



“他为什么要自己去承担这一切都不愿意的跟我说?”

“药研太了解你了,”长谷部在解释完并告知现在药研现在所在地之后喝了口茶,“他明白在你知道这件事后你会牺牲掉现在,那些你好不容易得来的。在雪藏与他之间你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

“然而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他想你去实现自己的梦想,看到你站在获得最高奖项的舞台上。离开你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事。你以为他不爱你了?可别把药研对你的爱想的那么容易揣测。

“能够测量深浅的爱毫无价值。”




鹤丸在开门之后看见来人深刻的感觉到他今天受到的惊吓特别多特别重。

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一期站在他家门口?药研不是说他来这谁都没告诉吗?!

“是长谷部告诉我的,鹤丸先生。”一期的笑容依旧无可挑剔,“药研在你家吗?”



“长谷部没和你上司说吗?”鹤丸洗了一盘草莓,端给一期。

“说了。”一期神色淡然,似乎这件事对他没什么影响。

“三日月怎么说的?”

“他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把药研带回去。”

“怎么可能。”鹤丸嗤笑,“他什么时候这么善解人意了。”

“可能是我走运吧。”



药研一向浅眠,只睡了三个小时就醒了。看见一期坐在身边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惊讶。

“长谷部通知的?”

“嗯。”

“你来做什么?”

“捉你回家。”

“三日月没说?”

“说了。”一期把人抱在怀里,亲亲他的额头,双手自然的穿过腋下将药研锁在怀里。

“说什么了?”

“他说,让我把老婆带回家。”



真是调皮鬼啊,天知道在他结束工作之后回到家看到那个房子里该在的人不在时有多么惊慌。他去遍了所有药研会去的地方,那间冰冷的公寓他不想回去。那里没有一丝药研的气息。

在第三个小时的时候他彻底失了魂魄。没到48小时不能报警,他有些恼火又有些恐惧,他害怕着药研是不是真的要离他而去。他第一次觉得那么无助,他真是离不了药研了,像是鱼儿与水。

他拍拍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用了一切能用到的关系,直到长谷部给他那通电话,他才真真切切的,落下心来。

三日月曾在电话里问他,他是选择前途还是药研。他一刻也不曾犹豫,他说,我选药研。三日月又问他,成为明星可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他说,可是药研是我的这辈子。

三日月没有说话,只是让他把药研带回来。

于是一期就找去了鹤丸的家里。

他看见了睡着的药研眼角还没有干透的泪痕,他的心无以加复的抽痛。他在想,如果他所谓的梦想真的干涉了药研,放弃也无所谓。

他只想要药研。除了药研,别无所求。

他这辈子,他这颗完完整整的心,全部都是属于药研的。即使他不要,他也自甘奉献。




“回去吧,以后的大风大浪,一起还会扛不过吗。”

“嗯。”

一个绵长又极尽温柔的吻。









END.

写的贼长,爆了字数。
不喜轻喷